怒放的生命

写给以后 | 2011-08-16

写给以后 - 怒放的生命 - abcxyz123.com
图片来自从你的新泽西路过

右脚的凉鞋不知道怎么跑坏了,我光着一只脚站在警察局停车场入口;值班的警察告诉我说Animal Control的车马上就会到。我不想在警察局里面等,希望能第一时间把他送到可以治疗的地方。

十几分钟以前,我第一次看见这可怜的小家伙,他看起来刚刚出生没几天,脐带还在,不知道什么原因被猫妈妈抛弃了,在地上艰难的爬,确切的说,那还只能算是在地上蹭和滚。

奇怪的是,细细的尖叫丝毫不能打动猫妈妈,她只是立在一旁,不闻不问。

把他托在手里,我看到了小家伙被遗弃的原因:小猫的右耳根,以及脖子的左下方有两处伤口,一处呈黄色,一处绿色,上面密密的爬满了不知名的小虫,蠕动着。。。又瞥了猫妈妈一眼,她像是明白了我的意思,踱过来闻了闻自己的孩子,又走开了,眼里似乎也满是无奈。

下起了小雨,Animal Control的车还没有来。我用纸巾为小家伙擦身,翻过他的身子,发现他眼睛还没睁开,嘴里都是血。我努力擦拭着,试图驱赶他身上的蠕虫,纸巾上血迹点点,脑子里一片空白,竟没觉得脏;只是木然地擦,默默想着:如果注定过不了这一关,那至少让他痛苦少些吧。

雨还在下,怀里的他不叫了,但还有呼吸,还在动,也许真是痛苦减轻了吧,我的手是他的伞。

车终于来了,两个人看上去很和蔼,问明了情况,记了我的电话地址,他们径直开车去了医院。

老婆说,出生时候生命力是最旺盛的,几滴药水,一针疫苗,一小瓶奶,小家伙转眼就会恢复。

我相信。那一定又会是一个怒放的生命。


个人网上空间;存放相册,游记,音乐和有声读物等收藏。有时候兴致来了,唱几首歌,码几段字,也一并收录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