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乎人情地工作和生活

开卷有益 | 2009-10-09

喜欢林语堂,喜欢林语堂的《生活的艺术》。

许多年前,偶然间看到林语堂先生年青时的一张照片,很像我喜欢的一个电影明星;仔细端详了一阵,却端详出了那个电影明星所没有的睿智、淡定和从容。而老年的林语堂又多了一份旷达、闲适和幽默。

人如其文。

他说:“我们不去追求完美的理想,不去追寻那势不可得的事物,不去穷究那些不可得知的东西…最重要的问题是怎样去调整我们的人生,使我们得以和平地工作,旷达的忍耐,幸福的生活。”

林语堂是一个讲究自我、懂得调剂和享受生活的人,我非常欣赏他的“自我”和“闲适”。在《生活的艺术》这本书中,我认为它更多的是在告诉人们在工作之余、责任之外如何提高生活的质量、过上有品位的生活。我认为,林老先生并不是叫我们放弃所有的理想,而是在强调,对理想的追求必须是以现实生活为基础的、是以快乐为原则的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无私的人。因为没有私,也就无所谓公。试想,一个人如果连自己都照顾不了,怎么能去照顾家人?如果连自己的衣食住行都保证不了,拿什么去资助别人?所以说,一个人只有自己处在一个良好的状态时,才能给别人提供帮助。由此我想到了几个在教师表彰大会上的发言:由于忙于工作,常常疏忽了对孩子的照顾和教育;老公出差了,自己又因为家访回家晚了,开开家门,看到上小学的孩子已经趴在作业本上睡着了;为了不给学生耽误课,不能去照顾生病住院的父母……我认为这些做法是不值得提倡的。教师家访固然是一种高尚,但因此疏忽了对孩子的照顾和教育就是一种罪恶了;不给学生耽误课是一种高尚,但因此而不去照顾生病住院的父母就太不近人情了。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以这些人为榜样并付诸行动的话,我们的家庭还有什么和谐可言?没有家庭的和谐,又怎么会有社会的和谐?所以我觉得这些个不近人情的发言者还是把嘴巴闭上,想想应该尊重生命,怎样给自己和他人多一些快乐吧

还是林语堂老先生说的话说得精辟:“一般人不能领略这个尘世生活的乐趣,那是因为他们不深爱人生,把生活弄得平凡、刻板而无聊。”我们热爱人生,为什么不快快乐乐地工作和生活呢?为什么非得把自己,甚至连家人都搞得那么痛苦呢?

林语堂老先生对“中庸生活”的阐释也让我很是受用:“生活的最高类型,终究是中庸生活。其理想就是一个半有名半无名的人;在懒惰中用功,在用功中偷懒;穷不致穷到付不起屋租,而有钱也不致有钱到可以完全不工作,或可以随心所欲地帮助朋友;钢琴会弹,可是不十分高明,只可以弹给知己的朋友听听,而最大用处却是做自己的消遣;古董倒也收藏一些,可是只够排满屋里的壁炉架;书也读读,可是不太用功;学识颇渊博,可是不成为专家;文章也写写,可是有一半退回……我相信这种中等阶级生活的理想,是中国人所发现的最健全的生活理想。”

自从读了《生活的艺术》,他的这种悠闲的情绪和中庸的精神就一直感染着我。的确,正如朱自清在《荷塘月色》里写到的一样:“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别有风味。”惊天动地的生活能给我们带来快乐, 平凡恬淡的日子也一样能给我们带来快乐;荣华富贵能使人快乐, 粗茶淡饭也能使人快乐。快乐与否,关键在于我们的心境。如果多体验一下大自然的神奇,多倾听一下自己的内心;多一些工作的坦然,而少一些追名逐利的烦忧;尊重生命,顺其自然,还自己一个自然的心灵,我们将生活得充实而快乐:当我们工作的时候, 我们会感到创造的魅力, 从而快乐;当我们悠闲的时候,可以感到生命的愉悦,从而快乐;当我们历经苦难的时候,我们可以从中汲取奋斗的激情,从而快乐……这,或许就是林老先生追求的“中庸”的和“闲适”的境界吧。如果我们能做到的话,何乐而不为呢?

林老先生说:“文字不好无妨,人不可不做好。”我稍作篡改作为本文的结束:“文字不好无妨,日子不可不过好。”


个人网上空间;存放相册,游记,音乐和有声读物等收藏。有时候兴致来了,唱几首歌,码几段字,也一并收录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