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与美容

开卷有益 | 2009-09-25

记得大作家林语堂说过这样的一句话:“读书不是美容术,但与美容术有关。”

林语堂多次在他的文章中引用诗人黄山谷的话:“三日不读书,便言语无味,面目可憎。”不读书导致面目可憎,反之,读书则可容光焕发。这就是读书可以美容的道理了。

当然,图书馆、阅览室、书店、书房不是美容美发厅,读书也并不等于服用羊胎素之类的美容品。如果真是那样,如上所提到的地方就等于是商业交易场所了。

这里所说的读书与美容的关系,是指读书能够增加人内在的学识与气质。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人的“风采”与“风韵”。但风采与风韵,并不等于一张漂亮的脸让人直观,让人一目了然,一下子让人赏心悦目。风采与风韵,却是内在的,就像音乐圣人贝多芬,他的外表并不出众,甚至身有残疾,但他所具有的风采与风韵,却是常人不可企求的。

风采与风韵从何而来?读书——读好书。

林语堂又说:“李笠翁所谓三分容貌有姿态等于六七分,六七分容貌乏姿态等于三四分”。这姿态便是“风采”与“风韵”。而在我看来,也就是一个人从读书中“捡拾”得来的修养。一个人的修养功夫到家了,也就达到了炉火纯青、恰到好处的程度,也就“拾花”遮丑,让人忽咯你外表上的不足之处,并为你的修养高雅高贵高尚所吸引。就像童话大师安徒生,他的童话不仅闻名于世,而他的外貌之丑陋也是闻名于世的,然而,在从威尼斯去米罗纳的夜行驿车上,他照样受到一车漂亮姑娘的青睐,并赢得了叶列娜·格维琪奥莉对他的爱情。

我们常说:“勤能补拙”。其实,读书也能补拙。读书使你的心灵得到滋润,气质得到提升,从而让你具有凡非的书卷味。

很多人尤其是女人,往往视读书是一件累人的事,她们宁可费巨款去整形医院做拉皮手术,也舍不得花费一分钱去书店买一本好书读一读。于是,我们才会在公共场所,看到、听到那种衣着艳丽、长得漂亮的女人,常常会出口不逊、脏话连篇地“高谈阔论”也不脸红。

较之林语堂的“读书”时代相比,现在的美容美发厅发达了,遍街都是,而读书却江河日下,读书的劲头与时间,越来越被电视、电脑、卡拉OK所占领。于是,我常常在翻阅我们父辈的那些过时的旧照片时,常常为他们身上那一股淡定的、从容的、甚至是优雅的书卷味所吸引,惊叹于那个时代的人们所过着的那种——手捧一本书,悠闲地读着,田园诗般宁静而美好的生活,那种内心的充实与富足,是我们这一代人所不具备的“奢侈品”

我有一个朋友,他要送朋友礼物,就极少送什么“物质”,而是送“精神”。他常常跑到书店去选一本好书送上,因为他总认为,“物质”是个“无形”的东西,但一本好书对一个人的影响,胜过你服用一大堆的补品。读好书刻在你气质上的、内在学识上的“功劳”,却是“有形”的,是看得见的。

俗话说:“腹有诗书气自华”!读好书吧!一本又一本有价值的好书读下来,你就真正拥有了“华丽”的气质!“华丽”的人生!


个人网上空间;存放相册,游记,音乐和有声读物等收藏。有时候兴致来了,唱几首歌,码几段字,也一并收录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