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圣贤书,所学何事?

开卷有益 | 2010-06-05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请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张子全集·近思录》

“然而我们无所用其愤慨,也无所用其悲观。中国将仍还是一中国,中国的知识分子,将仍还成其为中国的知识分子。有了新的中国知识分子,不怕会没有新中国。最要关键所在,仍在知识分子内在自身一种精神上之觉醒, 一种传统人文中心宗教性的热忱之复活, 此则端在知识分子之自身努力。一切外在环境,全可迎刃而解。若我们肯回溯两千年来中国传统知识分子之深厚蕴积,与其应变多方,若我们肯承认中国传统文化有其自身之独特价值,则这一番精神之复活,似乎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时候了。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新中国的知识分子呀!起舞吧!起舞!” (钱穆《中国知识分子》,收入《国史新论》,三联书店,2001,第159-160页)

傅斯年给儿子写过一幅字,是文天祥的衣带书:“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读书的人不在少数,但是这许多年来,确真的是没有人谈读书里学来何事。昨天看到,感慨不已。

文天祥说的是既学诗书即为学者,不论于事于人都要对天地社会负责,做到顶天立地,不愧于心。

这兴许就是知识分子应有的人生准则。

在江河日下斯文不古的时代里,但凡遇事犹豫的时候停下来,问问自己,读圣贤书所学何事来,问上两三遍,想来的决定才会不愧于天地良心,也不愧苦读的圣贤书。


http://article.hongxiu.com/a/2006-4-5/1180651.shtml

文天祥(一二三六——一二八三),字履善,又字宋瑞,号文山,江西吉安人。二十一岁中进士,并且得了第一名。二十四岁上书请求改革政治,没有结果。因小人贾似道当道,一度免职在家。后来又做官,做到丞相,但那十足是亡国丞相,因为宋朝已经亡国在即了。但文天祥不灰心,他说:「父母有疾,虽不可为,无不用医药之理。」所以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文天祥一度被俘,逃掉后再来;又被俘,蒙古人千方百计盼他投降,答应他高官厚爵、鼓动他亲朋敦劝,但他执意不肯。 他在北京牢里,被关了三年多, 以正气为歌,始终不屈。最后蒙古人成全他,在鼓乐中,把他杀在柴市,年四十六岁。

文天祥临刑时候,留下衣带赞,说:「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唯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真是千秋凛然。他死后,他的敌人忽必烈说他是「真男子」!元朝进士许有壬「文丞相传序」说: 「收宋三百年养士之功者,公一人耳!」中国历史上,志士仁人慷慨赴义于先,从容就死于后,没人比文天祥表现得更伟大了。」

好一个文天祥!

好一个「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现代教育制度下的几代人该好好想一想,读书接受教育所学何事?能否有文天祥式的气节? 


个人网上空间;存放相册,游记,音乐和有声读物等收藏。有时候兴致来了,唱几首歌,码几段字,也一并收录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