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夕阳春树绿,慈鸟飞绕定王台

开卷有益 | 2011-01-09

相关:有声读物 - 东汉开国 第一回 没落的皇族

定王台在湖南省长沙市浏正街南侧的小巷深处,是历朝文人到长沙后必去揽胜的地方。两千多年以来,它一直被墨客所颂扬,诗文歌赋,吟唱不绝,以至有人把长沙城称为定王城。

定王台为西汉景帝之子长沙定王刘发所筑。他每年都要挑选出上好的大米,命专人专骑送往长安孝敬母亲,再运回长安的泥土,在长沙筑台。年复一年,从长安运回的泥土筑成了一座高台。每当夕阳西下之时,刘发便登台北望,遥寄对母亲的思念之情。所以,“定王台”也被称为“望母台”。

今芙蓉区解放中路高架桥东侧的长沙市图书馆系古定王台旧址,其台基尚能觅到一片痕迹。图书馆后有一条老巷,今仍名“定王台”。定王台为汉景帝之子刘发所建。因刘发之母唐姬,原是程姬的侍女,出身微贱,汉景帝乃于公元前 155年,封刘发为当时视为“南蛮之地”的长沙为王。西汉初期,长沙人烟稀少,被看成“卑湿贫国”。过了14年,诸王晋京上朝,向父皇称寿歌舞,刘发只是略略张袖,低低举手。王宫里的侍臣都笑他笨拙。景帝也怪而问他,刘发回答说:“臣国小地狭,不足回旋。”景帝乃以武陵、零陵、桂阳增封给他。从此长沙王的封地就包有今湖南全省了。

传说刘发由于挂念他的两个母亲程姬和唐姬,就派人运米去长安,再从长安运土回长沙,选择城东的高地筑台,以便时刻登台遥望。由于刘发死后,追谥为长沙定王,故名定王台。从长安到长沙有1500多公里,运土恐怕不可能,但他筑台望母,张扬孝心,当无疑问。

究竟程姬、唐姬葬在长安,还是葬在长沙?古来争论不休,据《太平寰宇记》云:“双女墓即汉长沙王葬程、唐;姬之冢,坟高七丈,在长沙县侧。”《明一统志》与《湖南考古略》亦持此说。不过双女墓,历来没有人指定,至今更无所考。以情理而言,程姬、唐姬葬在长安,比较可信。如果说葬在长沙附近,那么随时可以扫墓哭拜,又何必筑台遥望呢?只有远在长安,湘水渭云,迢迢万里,思亲心切,才筑台登瞻,聊尽一片孝心。刘发立为长沙王27年,其“政绩”不为一般人知晓,而他的六代孙刘秀开东汉一朝之基业,却人人皆知,有口皆碑。

后来台废址存,又称做定王冈。冈前建有定王庙,岁时香火不绝。到了宋代,庙已废圮,又在这里建立长沙学宫。朱熹写有《定王台》诗:

寂寞番君后,光华帝子来。
千年馀故国,万事祗空台。
日月东西见,湖山表里开。
从知爽鸠乐,莫作雍门哀。

南宋时期,寓居长沙的一些词人,在春秋佳日,都喜欢登临定王台吊古抒怀。当时的长沙,除河西岳麓山外,市内可供游览的景点,大约以定王台最负盛名。词人、音乐家姜夔淳熙十三年(1186)流寓长沙。在长沙结识诗人、长沙别驾萧德藻,萧赏其才,将侄女嫁之。同年与萧同登定王台,作《一萼红》:

古城阴,有宫梅几许,红萼未宜簪。
池面冰胶,墙腰雪老,云意还又沉沉。
翠藤共闲穿径竹,渐笑语惊起卧沙禽。
野老林泉,古王台榭,呼唤登临。
南去北来何事?荡湘云楚水,目极伤心。
朱户黏鸡,全盘簇燕,空叹时序侵寻。
记曾共西楼雅集,想垂柳还袅万丝金。
待得归鞍到时,只怕春深。

此词借景抒情,自然流畅,对长沙四围景色的概括,颇有画龙点睛之妙。学宫又于元初迁走,另在废址上建起廉访司衙门,朱有壬有诗曰:

黄叶纷飞弄早寒,楚山湘水隔长安。
荒台蔓草凝清露,犹似思亲泪未干。

明朝时定王台是一片“如何悼荒丘,寒云凄薜荔”的荒凄景象。直到清嘉庆十九年(1814)湘潭人周廷茂倡众重修,四周砌石,增高台址,定王台又勃然中兴。清中期熊少牧题诗云:

城东百尺倚崔嵬,迢递长安载土归。
一片夕阳春树绿,慈鸟飞绕定王台。

以后又日渐荒芜。至光绪五年(1879),道台夏献云又领头捐款修复,并建大楼房一所,刊有“炙汉太宗长沙清庙;带江千里瞰郭万家”的石联,台左有蓼园,相传亦是定王故园,一时称为栋字辉煌、庭园古雅,复为文人觞咏吊古之地。

清末定王台改设湖南图书馆,是中国最早的公共图书馆。馆藏古书颇多,南社诗人吴恭亨有《定王台图书馆》联:

许我读崔镳五千卷;随人吊汉景十三王。

1912年毛泽东在这里度过了半年多的自学自涯。后来图书移往中山图书馆,这里仅藏有思贤书局所有版片。南北军阀战争时期被占为兵营,弄得毁败不堪,台址亦随之倾圮,1938年彻底焚毁于“文夕”大火。1980年定王台旧址上建起了长沙市图书馆。


个人网上空间;存放相册,游记,音乐和有声读物等收藏。有时候兴致来了,唱几首歌,码几段字,也一并收录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