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亭画壁

开卷有益 | 2010-04-27

相关:有声读物 诗歌唐朝 第一回 唐诗气象 02:35

唐代薛用弱所撰的《集异集》,叙述颇有文采。其所记“旗亭画壁”诸事,常被后代词人援引,成为习见的典故。

“旗亭画壁”记述如下:

开元中,诗人王昌龄、高适、王之涣齐名。时风尘未偶,而游处略同。一日,天寒微雪。三诗人共诣旗亭,贳酒小饮。忽有梨园伶官十数人,登楼会讌。三诗人因避席隈映,拥炉火以观焉。

俄有妙妓四辈,寻续而至,奢华艳曵,都冶颇极。旋则奏乐,皆当时之名部也。昌龄等私相约曰:“我辈各擅诗名,每不自定其甲乙,今者可以密观诸伶所讴,若诗入歌辞多者,可以为优矣!”俄而一伶,拊节而唱曰:“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王昌龄诗)昌龄则引手画壁曰:“一绝句。”

寻又一妓讴曰:“开箧泪沾臆,见君前日书。夜台何寂寞,犹是子云居。”(高适诗)适则引手画壁曰:“一绝句。”

寻又一伶讴曰:“奉帚平明金殿开,强将团扇半徘徊。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王昌龄,乐府诗)昌龄则又引手画壁曰:“一乐府。”

之涣自以得名已久, 因谓众人曰:“此辈皆潦倒乐官,所唱皆‘巴人下里’之词耳,岂‘阳春白雪’之曲,俗物敢近哉?”因指诸妓中紫衣貌最佳者曰:“待此子所唱,如非我诗,吾即终身不敢与诸子争衡矣。脱是吾诗,子等当须列拜床下,奉吾为师。”因欢笑俟之。

须臾次至,双鬟发声,则曰:“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王之涣诗)之涣即与二子曰:“田舍奴,我岂妄哉!”因大谐笑。

诸伶不喻其故, 皆起诣曰:“不知诸君何此欢噱?” 昌龄等因话其事,诸伶拜曰:“俗眼不识神仙,乞降清重,俯就筵席。”三子从之,饮醉竟日。

旗亭指酒楼,古代酒家筑亭道旁,挑旗门前,故称。据说大唐芙蓉园中与巍峨壮丽的紫云楼相隔一池粼粼碧水的旗亭,是在“旗亭画壁”的原址上重建的。是商家的炒作也罢,是真正的赝品也罢,我们完全没有必要探究之。

毕竟,那个千年之前“旗亭画壁”的“旗亭”早已不复存在了,那个昔日教坊歌女和三位诗人所在的“旗亭”或毁于战火、或毁于天灾。但在这里可以感悟到:早在盛唐时期,衡量一个诗人词家作品的高下,即以披之以管弦丝竹,流布于市井人口的程度作为标准了……


个人网上空间;存放相册,游记,音乐和有声读物等收藏。有时候兴致来了,唱几首歌,码几段字,也一并收录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