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低首拜阳明

开卷有益 | 2011-04-29

王守仁,字伯安,号阳明子,世称阳明先生,故又称王阳明。

一九零五年,日本海军大将东乡平八郎回到了本土,作为日本军事史上少有的天才将领,他率领装备处于劣势的日本舰队在日俄战争中全歼俄国太平洋舰队和波罗的海舰队,成为了日本家喻户晓的人物。由于他在战争中的优异表现,日本天皇任命他为海军军令部部长,将他召回日本,并为他举行了庆功宴会。

在这次宴会上,面对着与会众人的一片夸赞之声,东乡平八郎默不作声,只是拿出了自己的腰牌,示与众人,上面只有七个大字:一生伏首拜阳明。

齐白石愿为“青藤门下走狗”,青藤先生为明代徐渭,徐渭的书法受王阳明心学的影响,思想来源是王阳明左派一脉。

林则徐看重的是他以天下为己任,对国家的贡献:“以王阳明之才,国家所祈祷以求也。”并将其名言“苟利国家,生死以之”作为自己一生的座右铭。

左宗棠佩服的乃其事功:“阳明先生,其事功其志业,卓然一代伟人,断非寻常儒者所能几及。”

康有为从他那吸取的是“六经皆我注脚,群山皆其仆从”的气概,在广州万木草堂讲学期间“斥数百年旧儒学都是无用之学,乃教之以陆王心学”,其演讲内容汇编成《南海康先生口说》一文,语涉王阳明达十七次。

梁启超更是对王阳明心悦诚服,在各种场合为他奔走疾呼,用各种文章替阳明心学摇旗呐喊。诸如“阳明先生,百世之师”“我辈今日所犯者,阳明以前社会之普通病”“王学绝非独善其身之学,而救时良药,未有切于是者”“阳明是一位豪杰之士,他的学术像打药针一般,令人兴奋”之类的溢美之词不胜枚举。

宋教仁在日记中写道:“阳明先生之说,正吾人当服膺之不暇矣!”

汪精卫在报纸上撰文号召大家“膺服王阳明之言”。

第一次听说王阳明,是在蒋介石的传记里,他退守台湾之时,感觉所居的草山有落草为寇之嫌,故而将其改为阳明山,以纪念这个曾经力挽狂澜的人。

毛泽东将阳明心学作为自己安身立命的圭臬,笃志力行的准则,走上了一条比维新变法、辛亥革命更为深刻,更加漫长的道路。

孔孟朱王,即儒家历史上四位大哲的简称,他们分别是

孔子,即“孔孟朱王”中的“孔”,儒家学派创始人,“圣人”之称。

孟子,即“孔孟朱王”中的“孟”,“亚圣”之称、

朱熹,即“孔孟朱王”中的“朱”,理学的一代宗师,宋学的代表。

王守仁,即“孔孟朱王”中的“王”,心学集大成者,明朝大儒。

王守仁晚年奉旨南巡,途径大余青龙赤江古码头,病故于船上,后人在此建亭以示纪念。亭中是一座大理石碑,碑西面阴刻“王阳明先生落星处”、“日本九州大学名誉教授冈田武彦手书”。该亭距县城13公里,每年都有大批日本及东南亚国家的学者前来凭吊。

一生伏首拜明阳者不计其数,中国已经慢慢丢了自己的文化。


个人网上空间;存放相册,游记,音乐和有声读物等收藏。有时候兴致来了,唱几首歌,码几段字,也一并收录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