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咸晒衣 未能免俗

开卷有益 | 2011-03-18

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任诞》: “阮仲容步兵居道南,诸阮居道北;北阮皆富,南阮贫。七月七日,北阮盛晒衣,皆纱罗锦绮。仲容以竿挂大布犊鼻裈于中庭。人或怪之,答曰:‘未能免俗,聊复尔耳。’”。

这便是“未能免俗”一句的由来。阮籍用其独树一帜的怪异行为极大的讽刺了当时崇贵炫富的世风——当其他阮式都将绫罗绸缎之类的衣物拿出来曝晒以示富贵时,阮籍也不甘落后,只是他晾出的不是锦衣,而是自己的内裤。别人都觉得这样很怪,他却说:“即便是我这样的高士,也不能够完全免俗,所以也将就着凑凑热闹吧。”

阮咸,不只是"竹林七贤"之一,"大小阮"之一阮籍的侄子,风流倜傥的阮仲荣,同时也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件以人名命名的乐器。

祖籍陈留尉氏(今河南尉氏)人,生卒年不详,其父阮熙曹魏时任武都太守,自己也曾任散骑侍郎,但仕途并不顺利,晋武帝对其好酒虚浮的性格大为不满,因而不用,后又因荀勖嫉妒贬为始平太守。

关于阮咸的典故颇多,大多脱胎于《晋书》和《世说新语》,总体来讲,阮咸天生聪慧,不擅长交往,蔑视礼法,为人狂狷,多和其叔阮籍等人交往,诗文鲜见传世,尤其精通音律,善弹琵琶,如今的乐器"阮"就是以阮咸命名。

其实他不单给我们留下了"阮咸"这种乐器,他还留下了不少有趣的故事。例如:"阮咸晒衣"、"与猪共饮"、"阮咸之纵"等等这些都是关于他的趣事。

在魏晋时期,可能房子的防潮效果不是很好。衣服被子都特别容易受潮长毛,生蛀虫,于是就催生出了一个晒衣节。每年的七月七日大家都把衣物拿出来晾晒(七月七日不是七夕节吗?改晾衣服啦,也对,看看谁家的家底厚,找对象心里也有底。),这绝对是富人公开炫富的大好机会。阮咸家虽然也是阮氏大家族里的一员,不是都说,有人的地方就有贫富差距吗?很不巧的是,他就是拉阮家后腿的人。那天,道路北边的富人们,老早把家里的绫罗绸缎都晾在了太阳下,那真是光彩熠熠,灿烂夺目,晃得人眼睛痛。再看南边的贫民区什么都没有,也许是真的没有多余的衣物拿来晒,也许是怕人笑话衣衫褴褛吧。这时,阮咸抱了一堆破裤烂衫出来晾晒。别人都觉得他好笑,阮咸却自嘲的笑着说:"今天不是有晒衣服的风俗吗?咱也不能免俗,没啥好衣服,就这样意思意思吧!"大伙听了哄堂大笑。从此中国词典里多了个"未能免俗"的成语。由此可见,阮咸是多么的幽默豁达,他并不因为自己家贫就自卑懦弱,也不把门第身份看的很重。

阮咸对现代最大的贡献,自然是民族乐器阮,有广阔的音域和丰富的表现力,其中大阮和中阮为各民乐团常用的中低音弹拨乐器。阮咸的对音乐界的巨大贡献经常被人忽视,而流俗于追婢饮酒上,不能不令人叹息。

七贤中的山涛对阮咸也有很高的评价。据《晋书》记载,山涛举典选,曰:"阮咸贞素寡欲,深识清浊,万物不能移。若在官人之职,必绝于时。"这是说阮咸不拘礼法乃其外在表现,而贞素寡欲为其内心世界,此乃真名士!


个人网上空间;存放相册,游记,音乐和有声读物等收藏。有时候兴致来了,唱几首歌,码几段字,也一并收录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