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耳夫人

开卷有益 | 2013-05-10

钓鱼城位于嘉陵江、涪江、渠江三面环绕之地,周围尽是悬崖峭壁,俨然天然的兵家雄关,七百多年前余玠采纳冉琎、冉璞兄弟的建议在此筑城。开庆元年的第一次钓鱼城保卫战,守将王坚与副将张珏指挥得当,凭借天险屡挫勇猛善战的蒙军于城下,击毙蒙军统帅汪德臣,蒙哥大汗也崩于钓鱼城附近,更有传言蒙哥是中了宋军的矢石伤重而死。全城军民百姓同仇敌忾,城中补给充足,宋军甚至抛射十五斤的鲤鱼和上百张面饼至蒙军阵前,留信言曰可坚守十年。

蒙哥的死让蒙古人北还,此役极大鼓舞了南宋军民的抗战意志,对后世影响颇深,城内忠义祠内供奉着余玠等五位英雄的牌位,各代修葺的石碑陈列两旁,但真正目睹当年金戈铁马的怕是仅有正殿前那株八百余年的古树了。王坚死后,合川军民感其功,在钓鱼城内南侧建庙立碑祀之。蒙元一统后,庙被毁,“王坚记功碑”也被改刻成千手观音,到文革时观音像再度被凿去表面。

经过两次浩劫和浩劫间八百年的风吹雨淋,碑上居然还留有依稀可辨的迄今犹存残句“纪厥功被之金石”、“逆丑元主,王公坚以鱼台一柱支半壁”等关键字样,这应该是天意使然吧。

经过几年内乱,忽必烈执掌了汗位,安定了蒙古,于是对南宋重新发动进攻。王坚副将张珏被任命为兴元府诸军都统制兼知合州,他是个非常有军事才能的人,守城期间从未败过,直到南宋朝廷降元,他仍固守鱼城,并且四处出击,期望凭借川中一城之地,光复大宋河山。他甚至专门派人去寻找赵昺赵昰二王,还以军人的忠贞和自信预建皇宫。

也许他太心急了一些,亲自带兵突入重兵围困的重庆加强防守,无奈蒙军势大,张钰在最后的巷战失利被俘,押解至西安以弓弦自缢而死,确是个铁骨铮铮的好汉子,有人认为他应与宋灭时的文天祥、张世杰、陆秀夫“三杰”相提并论。

第三任钓城守将为张钰副将、王坚之子王立,也是员能攻善守的勇将。其接手的两年里,泸州城破,守将王世昌血战殉国;重庆陷落,张钰被俘自尽,整个四川,只有钓鱼城的抵抗旗子在江边孤零零地飘着。此时的钓鱼城,集聚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十余万难民,而其田亩所产,正常情况下不过维持两千人一年的生存,这让人不得不相信城破是早晚的事。

此时王立心态是复杂和矛盾的,作为久经沙场的战将,他不乏杀身成仁、血战到底的勇气,但城内十余万军民同死应该让他心存不忍。这时走到前台来的是位奇女子,她改变了王立和城中军民的最后命运。王立曾在作为张珏副将收复泸州时,斩杀了蒙古千户熊耳。传奇的是熊耳夫人,本是蒙元安西王相兼西川行枢密院副使李德辉的妹子,被俘时谎称姓王,因绝伦美貌被王立收为义妹(实为妾,古训“同姓不通婚”),还送到钓鱼城去伺奉老母。在熊耳夫人的劝说下,王立最终同意由她出面联络李德辉,以不降旗、不收兵器、不改县志为条件献城投降,保全了钓鱼城十万军民,取得了一条体面的生路。

开城投降之日,蒙军信守诺言,并调拨粮草入城赈灾。据说城内三十余名官员集体自杀殉国,王立本人亦于一年后在府中自缢。钓鱼城的烽火熄了,关于王立的争论却开始了,有人以传统的大是大非为基础,说他投敌、说他失节;有人说他舍一人名节、活一城军民,乃大忠大勇、大仁大义之举。至今七百多年,一直众说纷纭,莫衷于是。

明朝弘治年间,合州官府在钓鱼城为当年的守将王坚和张钰建祠一座,称“王张祠”,后来又把对钓鱼城抗敌有功的余玠牌位请入,一并供奉,改称“忠义祠”。清乾隆二十年(1755),重修忠义祠时再增祀冉琎、冉璞兄弟。到清乾隆三十一年(1766),合州知州陈大文认为,王立“宁屈一己”而保全百姓,熊耳夫人和李德辉对钓鱼城百姓也有“再造之恩”,故将王立、熊耳夫人和李德辉牌位请入忠义祠,此后百余年历任知州皆无异议。

但至光绪七年(1881),知州华国英再修忠义祠时,认为王立当年系无耻的变节投敌,故将三人牌位逐出祠去,而百姓认为三人虽对宋廷无忠,却对百姓有义,于是另立“贤良祠”供奉三人牌位。抗日时期郭沫若登临钓鱼城考察了古战场遗址,对王立也是大加鞑伐,题诗《钓鱼城怀古》有“贰臣妖妇同祠宇,遗恨分明未可平”的贬句,高刻于鱼台绝壁之上。如今三人的排位被奉在“忠义祠”旁的偏殿中,权且理解为民心所向吧。


个人网上空间;存放相册,游记,音乐和有声读物等收藏。有时候兴致来了,唱几首歌,码几段字,也一并收录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