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牛喘,而不问横道死人

开卷有益 | 2008-05-24

还有一个关于"丙吉问牛"的故事,也能很好地说明关于"秉要执本"的智慧。

暮春的一天,汉宣帝的丞相丙吉带着几个随从,坐着马车外出办事。马车正在长安大街上行驶,前面的道路却被堵塞了。原来,刚才有一群人在这里斗殴,不仅打伤了好几个,而且还有一两个人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众人一见闹出了人命,惊慌不已,议论纷纷,都不知怎么办才好,以致见到丞相的车来了也没来得及回避让道。

车夫把马车停了下来。他想丞相一定会让人去了解一下斗殴的情况,然后加以处理的。可是丙吉却像没有看见路上发生的事一样,挥挥手叫车夫继续前行。

车夫一挥鞭子,马车继续前行。刚出城,丙吉看到一个农民正赶着一头牛往前走,那牛一边走一边喘气,还不时把舌头吐出来。丙吉马上叫车夫把马车停下来,并对一个骑马的随从说:"你去问问那个农民,他赶着牛走了多少里路了,为什么那牛会喘气不止?"

坐在丙吉旁边的一个下属官员对丙吉的举动很不理解,不仅问他说:"大人刚才对人命关天的事视而不见,现在见到一头牛吐舌喘气却停车询问,是不是有点重畜轻人,不够妥当呢?"

丙吉听后回答说:"你错了!市民斗殴伤人,这应该由长安令、京兆尹等官员去处理。丞相的职责是考核这些官员的政绩,然后奏请皇上进行赏罚。作为丞相,没有必要事事亲自过问,而应该关心国家大事。所以我不停下车来去管那些打架斗殴之类的事情。"

"那大人为什么又如此关心这头牛呢?"那位官员还是感到不理解。

丙吉于是继续说:"至于这头牛的情况就不同了。现在还是春天,照理说天气还不应该太热,但我却见这牛热得吐舌喘气。如果是因为已经走了很远的路了当然也不奇怪,但如果是并没有走多远的路,而是因为天太热的缘故导致牛吐舌喘气,那就说明今年的天气不正常,农事会受到影响。这可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了,正是做丞相的人应该关心的。所以就要停下车来了解情况。"

那位官员这才明白过来,心想:"人们都说宰相肚里能撑船,丙丞相可真是知大节识大体啊!"

秉要执本与事必躬亲相对,是统治的权谋,破局的艺术。《吕氏春秋》有很多这方面的论述。《当染》篇说:"古代那些会做国君的人,致力于选拔任用人才,而不去做应该臣下做的事,这是抓住了根本。那些不会做国君的人,伤形费神,愁心劳耳目,结果越是治理不好国家,这是因为他没有抓住根本。"

抓住根本就是秉要执本。做国君如此,做其他官员也是如此。简单说就是会当官的将将,不会当官的将兵。将将就是秉要执本,将兵就是事必躬亲。

很多人都想不通这一点。就连杰出如诸葛亮,虽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受到人们的赞颂,但实际上也存在着事必躬亲的毛病。

诸葛亮如同一个短跑运动员,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去跑马拉松,结果在中途就透支了体力。所以,在与司马懿的长期对垒中,诸葛亮赢得了开场的喝彩,但却输在了后半程的较量中。

透支是诸葛亮的特点。他透支个人形象,导致自己背上沉重的心理负担;他透支人力资源,导致"蜀中无大将,廖化当先锋";他透支攻伐之机会,渐渐把自己送到被动的地步。诸葛亮透支了一切他可以支配的东西,结果都没能战胜司马懿。最后,他不得不透支自己的生命,悲壮地离开了他未竟的事业。

在《襄阳记》中,记载有主簿杨颙劝谏诸葛亮的一段话:"我常见丞相亲自校对簿书,我认为没这个必要。治理军国,自有体统,上下不可相互混淆。譬如治家之道,必然是仆人耕田,婢女做饭,这样大家都有事情做,也都能够有所收获,一家之主则从容自在,高枕无忧。如果主人亲自劳动,必然形神疲困,终会一事无成。难道主人的智力不如仆人、婢女吗?当然不是,而是这样做的话便失去了主人应有的身份。所以古人云:坐而论道,谓之三公;作而行之,谓之士大夫。"为了说服诸葛亮,杨颙拿西汉两个丞相丙吉和陈平做例子。他说:"昔丙吉忧牛喘,而不问横道死人;陈平不知钱谷之数,曰:'自有主者'。今丞相亲理细事,汗流终日,岂不劳乎?"


个人网上空间;存放相册,游记,音乐和有声读物等收藏。有时候兴致来了,唱几首歌,码几段字,也一并收录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