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木妖”

开卷有益 | 2010-04-27

唐朝在玄宗天宝年间之前,还是一个殷富之国。“仓库积粟帛,动以万计。”到了天宝年间,由于承平日久,统治阶级生活亦日渐腐化。唐玄宗因国用丰足,视金帛如粪土,不再珍惜,“赏赐贵宠之家,无有极限,”他感到天下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忧虑了,因而深居禁中,专以声色自娱,过着一种花天酒地的生活。 史载:当时供唐玄宗食用的“水陆珍羞”有数千盘, 每盘就值“中人十家之产。”可见其铺张奢侈。

统治阶级的这种腐化,还表现在他们大兴土木之上。“大臣将帅竞治府第,各尽其力而后止”,“时人谓之木妖”,所谓“物反常为妖”。当时人们把这种大兴土木的行为比作害人的妖怪,可见它的严重。

天宝四载(745)八月,唐玄宗册立杨太真为贵妃,“三千宠幸在一身”,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杨贵妃的三位姐姐也随之“宠贵赫然” 748年11月,这杨氏三姐妹还分别被封为韩国夫人、秦国夫夫和虢国夫人, 三人“出入宫掖,并承恩泽,势倾天下”, 她们在京师修建自已的府舍,“一堂之费,动逾千万”,房子建成后, 看见别人的房子比自己的还气派, 便马上折毁重建,只能自己第一,不许别人压倒自己。特别是虢国夫人,她看中韦嗣立的房子后,便带人把它占了过来,然后把旧屋拆毁,自为新第, 对韦嗣立只赔偿十亩“隙地”了事。新第建成后。 虢国夫人找人算计了一下,单中堂一间.就已经花了二百万。

“承恩日久”的宦官高力士,家财多到不可算计。天宝六载(747), 他在西京建宝寿寺,寺钟落成时,举行斋会庆贺,文武百官都来参加。 高力士让他们击钟, 每击一下,施钱百缗,为讨好离力士,他们往往故意多击几下,多的二十下,少的也不下十下。

天宝十载(751)。唐玄宗下令为安禄山“治第于亲仁坊。” 他在诏书中就明确地说:“但穷壮丽,不限财力。” 房子建好后,唐玄宗还赏赐了许多东西来“充斥其中”。 连厨房用品也是“饰以金银”。什么金饭缶、银淘盒、银丝筐等等。“禁中服御之物,殆不及也。”

上行下效,当时许多将帅也花费巨资营建自己的“安乐窝”,泾原节度使马璘,家有无数财产,他在京师建造了一幢房子“中堂费二十万,他室斫减无几.”虽然是豪华壮丽,但与有天子做后台的杨氏三姐妹相比,只能是小巫见大巫。这些将帅,往往依靠横征暴敛来掠夺百姓的财产,如剑南节度使严武,“厚赋敛以穷奢侈”,他母亲觉得他太过分了,多次劝戒他,他也不听。(杜甫的那位挚友

唐玄宗后的凡任皇帝,虽然经历了安史之乱的冲击,但大兴土木的弊病仍没能得到革除。唐代宗大历二年(767), 宦官鱼朝恩要求把赏赐给他的庄园改建为章敬寺,“以资章敬太后冥福”。为了建造这座穷极壮丽的章敬寺。把都市上的木材弄来还未够用,只好拆毁华清官的馆堂把木材拿去建章敬寺。这样一弄,结果“费逾万亿”,当时卫州进士高郢上书说:“今兴造急促,昼夜不息,力不逮者随以榜笞,愁痛之声盈于道路,以此望福,臣恐不然。”唐代宗没有理睬他。

唐代宗任用的宰相元载、王缙、林鸿渐“三人皆好佛”,受其影响,代宗也逐渐深信佛教,于是全国出现了“造寺无穷”的现象,在五台山造金阁寺时,所费钜亿,当时“国用虚耗”,政府无法支出这笔钱,王缙只好发给五台山僧人中书符牒,让他们散之四方,“求利以营之”。

唐玄宗天宝年间以后出现的木妖,严重危害了社会,它掏尽了唐朝的经济基础,大唐帝国已经没有了昔日的架势,经安史之乱的打击它便似西山落日,摇摇欲坠。而对个人来说,无论他们建造了多么“壮丽”的第舍,也没有什么好的结果。杨氏三姐妹在马嵬驿兵变中被士兵杀死。至于马璘,他的房子在代宗大历十四年被下令拆毁,代宗还“命马氏献其园,隶宫司,曰奉成园。”他无数的家产,亦为无行子孙败坏殆尽。昔日豪华的宫殿,只留给后人一连串的叹息


个人网上空间;存放相册,游记,音乐和有声读物等收藏。有时候兴致来了,唱几首歌,码几段字,也一并收录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