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渊自大招祸,司马懿血洗襄平

开卷有益 | 2011-02-12

辽阳市博物馆东汉隋唐时期展室里,陈列着一幅巨幅画作,画作的名字叫《司马懿攻打公孙渊》。画作描绘的是公元238年,古城襄平(今辽阳市)遭遇的一场史无前例的惨烈战争,由司马懿率领的曹魏大军,长趋四千余里,远赴辽东,征讨叛逆背反、自立为王的辽东太守公孙渊。画面中的司马懿表情凝重,手中持“节”,目视远方,身后战旗飘扬,千军万马龙腾虎跃,直捣襄平城。辽阳市博物馆副馆长张君弘在接受采访时说,襄平之战是三国史上一场著名的战役,司马懿远征辽东,以四万之兵,活用《孙子兵法》,彻底铲除公孙家族势力,使曹魏一次性解决了后顾之患,完成了对北方的统一,其战术,堪称我国古代军事史上远征战役的典范。

玩手段公孙渊种下祸根

三国时期,魏蜀吴争霸,公孙氏割据辽东,成为三国势力之外的又一割据势力。公孙渊是辽东政权四代君主中野心最大的一位。公元 228年,公孙渊即位时,他所面临的政治格局是魏国与蜀吴联盟形成了南北对峙,虽然中原的魏国是辽东名义上的宗主国,但辽东偏据一方却可脱身其外。历经三朝后,前人积累的国力和南北对峙的僵局为公孙渊的野心提供了施展的空间。他试图以平衡式外交在曹魏和东吴之间渔利。恰好东吴孙权也想在曹魏背后插上一刀,利用北方的辽东势力对其形成战略威胁。因此,公孙渊即位之后,辽东和东吴之间就展开了频繁的外交接触。曹魏方面自然不愿意辽东脱离自己,更不愿意看到辽东反叛,与蜀吴结盟对自己形成南北夹击。魏国当时的主要精力集中在祁山和淮南战场,尚无余力去处理辽东事务。因此,魏国对公孙氏主要采取安抚策略,对公孙家族不断予以加官晋爵。可是,对于一心要称王称霸的公孙渊来说,魏国的官爵早已满足不了他的野心了,便自作聪明地在魏吴两国之间玩起了“三角恋爱”。

公孙渊与吴国往来暗通,激怒了魏国,魏明帝于魏太和六年(公元232年)下令出兵讨伐。魏军两路北征,汝南太守田豫督青州诸军由海道进,幽州刺史王雄由陆道进。幽州兵少,陆路不能取胜。青州兵从海上到辽东,登陆后也无法长途奔袭,曹魏首征辽东失利。

打败了魏军,一方面助长了公孙渊的气焰,一方面又使他惴惴不安。于是,他转向孙权上表称臣。吴嘉禾二年(公元233年)三月,孙权派遣太常张弥等率领大军万人携带金宝珍货,赴辽东封赏公孙渊,赐其为燕王。公孙渊没有料到孙权会如此大张旗鼓地对他行封加赏,细想孙权的用意后,他吓出一身冷汗,这是要把祸水引向我辽东啊!公孙渊盛怒之下,派兵围取东吴使船,斩杀来使,悉没东吴兵资珍宝。并将张弥、许晏等首级,传送洛阳。上疏称,辽东对东吴展开了外交诱惑,将孙权引入了圈套,自己为曹魏建功不遗余力,肝脑涂地云云。当年冬十二月,魏国顺水推舟,拜公孙渊大司马,封乐浪公。

夜郎自大公孙渊反魏为王

然而,公孙渊对曹魏的虚与委蛇,对东吴的背信弃义,使其信誉全失。《魏名臣奏》记载了当时魏中领军夏侯献的上表,对公孙渊的处境做了如下推断:“今外失吴援,内有胡寇,心知国家能从陆道,势不得不怀惶惧之心。因斯之时,宜遣使示以祸福。”其意是说,此时的辽东已经完全失去了东吴的援助,曹魏完全可以从陆路对其形成军事威胁,此时他内忧外患,现在到了向他申明祸福,跟他摊牌,让他表明立场的时候了。

而此时的魏国经过长期的经济恢复和发展,已经取得了对蜀汉和东吴的力量优势。曹魏的力量已经强大到了不再需要辽东协助,可以单独对付蜀吴的程度了。然而志大才疏的公孙渊没有足够的智慧审时度势,明了自己的现实处境,虽然暂时依附于魏,但其伺机称王辽东之心却始终未曾改变。魏派使臣到辽东,公孙渊竟口出恶言,百般羞辱。公孙渊的出尔反尔,叛服无常,已让本来一心向南对敌的曹魏彻底失去了耐心。魏终下决心以武力解决辽东问题。

景初元年(公元237年),曹魏派遣幽州刺史丘俭,兵临城下,宣诏公孙渊去洛阳上朝。公孙渊心知这是魏对他下的最后通牒,他自恃辽东远阔,公孙氏三代四主的根基稳固,如此霸业,岂能拱手奉献于曹魏,于是只得翻脸迎战。公孙渊与丘俭会战于辽隧(辽宁海城西),魏军作战不利而败退。魏二征辽东失利。随即,公孙渊公然叛魏,在辽东自立为燕王,设置百官衙署,改元绍汉元年;又遣使招降鲜卑,并时常派兵出没于曹魏的北方进行骚扰。

有史家认为,公孙渊自认为国险、绝远,可以立于不败之地,没有充分意识到魏、吴两国的强大,其中任何一国下定决心,与其决一死战,他都无法保全自己,惴惴小心如履薄冰尚恐不及,却胆敢夜郎自大,恃胜轻狂,终将招灭顶之灾。

成竹在胸

司马懿兵未出胜已定

公孙渊的彻底背反,让魏明帝终于醒悟,要想平定辽东,必须竭尽全力痛下决心出动大军。景初二年(公元238年)春正月,魏明帝召见威高望重的司马懿,敕令其统领四万大军远征辽东,第三次讨伐公孙渊。

出征之前,魏明帝问司马懿:“据你推测,公孙渊将采取什么样的对策来应战?”司马懿回答说:“放弃城邑而预先逃走,是上策;凭据辽水抗拒我军,是中策;坐守襄平而单纯防御,是他成为俘虏的最下策。”明帝问:“这三种策略,公孙渊将会采用哪一种呢?”司马懿答道:“只有贤明智慧之人才能正确估量敌我力量,加以对比,并能预先对所用策略作出正确取舍,而这并不是公孙渊所能做到的。我孤军远征,他肯定认为我军无法坚持长久,因此,他必定先据辽水对抗我军,然后再坐守襄平进行防御。这是中下两种策略。”明帝又问:“此次出征往返将用多少天?”司马懿回答说:“去时行军一百天,回来路上一百天,进攻作战一百天,用六十天进行休整。这样,一年时间足够了。”后来的战事发展无不证实了司马懿预言的精准,不论是公孙渊的用兵策略还是征战所耗用的时间都未出司马懿所料。这足以证明,作为伟大的军事家的司马懿在出征之前对战争的胜局就已成竹在胸。

出奇制胜司马懿百日取襄平

公孙渊得知司马懿率兵四万来攻,遣使向吴国求救。这一回,如果孙权出手帮他,他会真心接受。岂知为其背信弃义付出过惨痛代价的孙权现在哪里还肯救他?但是考虑到他毕竟是跟自己的敌人作战,所以口头上应允着,实际上却按兵不动,坐观其成败。

夏六月,曹魏大军到达辽东前线。

公孙渊果不出司马懿所料,派遣部将卑衍、杨祚率军屯于大辽水与辽水汇合处的辽隧(今辽宁省鞍山市西、海城市西北),构筑围墙堑壕二十余里,以抵司马懿进攻。魏军诸将立功心切,都想立即发起进攻。但司马懿却说,敌人坚壁据守,意在长期拖垮我军,此时进攻正中其计。况且敌人在此重兵集结,其巢窟空虚,我军若直指襄平,必会令其兵败城破。于是,司马懿就派出疑兵,多张旗帜,向南移动,卑衍率精锐部队追赶。司马懿则亲自引主力北渡辽水,直扑襄平。卑衍不得不紧急撤退回救襄平。

魏军进抵襄平西南三十里的首山。公孙渊遣卑衍等逆战,遭司马懿迎头痛击。卑衍、杨祚大败,退守襄平。于是,司马懿乘胜进围襄平。时值七月,雨季来临,辽东大雨不止,太子河水暴涨,平地水深三尺,全军在秋雨冷水中开始围城困敌。由于魏军都泡在雨水之中,行坐不安。左都督裴景见状向司马懿建议说:“雨水不住,整个军营泥泞不堪,军营应当移到前面的山上。”司马懿听后怒道:“擒获公孙渊只在旦夕,怎么可以移营?如果再有人提移营,立斩不赦!”裴景诺诺而退。过了一阵,右都督仇连又跑来告诉说:“军士泡在水中苦不堪言,请太尉移营高处。”司马懿听罢大怒,厉声说道:“我军令已发,你胆敢故意违抗!”即令推出斩首,把首级悬于辕门之外,三军军心为之震慑。

此番大雨,公孙渊以为天助公孙,大水可退魏军。然而司马懿却借助水利,令船自辽河口直驶襄平城下,运送兵员辎重,补充了三军兵员、武器与粮草不足。

司马懿又令南寨人马暂退20里,听任城内军民出城樵采柴薪,放牧牛马,严禁部众干扰阻挠。部将陈群疑惑不解地问司马懿:“以前太尉攻打叛将孟达时,兵分八路,八日至上庸(今湖北竹山县)城下,速擒孟达而成大功;今带甲四万,数千里而来,不令攻打城池,却使部众久居泥泞之中,又任由贼众出城樵牧,不知太尉是何用意?”司马懿笑着说道:“你是不知兵法。从前孟达粮多兵少,我粮少兵多,所以不可不速战,出其不意,突然攻之,方可取胜。今辽兵多,我兵少,贼饥我饱,何必力攻?我们正当任城中人自行出逃,然后乘机攻占。我今放开一条路,不绝其樵牧,是容其出逃啊。”陈群拜服。

秋八月,天放晴。雨停之后,魏军紧缩了对襄平的包围,并造土山,挖地道,用檐、楼车、钩梯、冲车昼夜攻城,矢石如雨。城内被困一月有余,既无粮草,又无外援,人自相食,死者不计其数。此时,辽军困守待毙,胜利无望,杨祚等首先投降,使公孙渊陷入了危亡的境地。

公孙渊派相国王建、御史大夫柳甫,请司马懿解围退兵,然后他出城“面缚”请罪。司马懿斩掉来使,予以拒绝。公孙渊只好再派侍中卫演前去,提出送自己儿子为人质。司马懿对卫演说:“军事大要有五,能战当战,不能战当守,不能守当走,其余两件事,只有降与死可供选择。既然公孙渊不肯面缚投降,当然勿须送子为质,只有死路一条!”

数日以后,襄平城被魏军攻破,公孙渊与其子公孙修及数百骑突围逃向东南,魏军紧追不舍,杀公孙渊父子于梁水(今辽宁太子河)之上。

司马懿屠城血水比雨水都多

司马懿进入襄平后,点召辽东公卿百官、被俘的将官及十五岁以上参战的士兵。此时,在雨水和湿冷中困守一个多月,终于挨到胜利的魏军士兵对辽东人恨之入骨,面对这些残兵败将,他们个个咬牙切齿。司马懿对被俘的辽东官兵说:“你们马上就知道跟着公孙渊叛国的下场了!”然后,一声令下,屠杀开始,公孙氏政权中公卿以下官员全部被诛杀,武将毕盛等将官二千余人,十五岁以上兵民七千余人也悉数被杀。这是古襄平历史上最为惨烈的一页,八月的血水似乎比七月的雨水还要多,悲痛和恐惧像洪水一般淹没了城池,襄平顿时成了一座血城、鬼城和哭城。血洗之后,司马懿还命人把尸体码在一起,用土封上示众,谓之“京观”。以屠城之举惩戒抵抗,斩草除根,足见司马懿作为政治家的残忍,而速渡辽水,缓攻襄平,因事用兵的战略战术却显见司马懿作为军事家的杰出和伟大。

攻克辽东后,公孙氏原统治的带方、乐浪、玄菟等郡均向魏国投降,辽东六郡自此列入曹魏版图,司马懿征辽东大获全胜。此次征战,司马懿收户四万,人口三十万,并将中原流民悉数迁回原地。

至此,公孙氏政权历经五十年的统治,于公元238年宣告结束,曹魏完成了对北方的统一。


个人网上空间;存放相册,游记,音乐和有声读物等收藏。有时候兴致来了,唱几首歌,码几段字,也一并收录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