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质疑马氏“胡床”说

开卷有益 | 2009-03-15

作为首次登上《百家讲坛》的收藏家马未都,带来了新的人气,成为新的热点人物。日前,马未都批驳周杰伦春节晚会上“青花瓷”歌词有“谬误”,受到媒体的极大关注。今年元月,他在《百家讲坛》家具篇中,讲李白的《静夜思》被绝大多数人误读了千年,说“床前明月光”的床其实是胡床,即马扎,不是真正睡觉的床,遭到学界的质疑。昨日,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扬之水发文提出质疑,马未都接受本报采访时首次作出回应。

李白坐马扎院里赏月赋诗

马未都今年元月亮相《百家讲坛》说家具收藏, 抛出惊人观点: 李白《静夜思》名句“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解释长期被误读,人们都认为李白夜里躺在床上,睡不着,看着月色,聊以思乡。但马未都认为李白并不是躺在床上,而是搬了一个马扎坐在院子里。马未都在讲座中称,唐代建筑的门是非常小的板门,不透光,窗也非常小,月亮光是不可能进入房子里的,尤其是当窗户糊上纸的时候。所以李白说得很清楚,他是坐在院子里,“床前明月光”的床其实是胡床,即马扎。他说,杜甫的《树间》对李白这首诗做了诠释:满岁如松碧,同时待菊黄。几回沾叶露,乘月坐胡床。说得非常清楚。马未都还以李白的《长干行》来佐证自己的观点: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如果把“床”解释成睡觉的那个床,“屋里一大床,小男孩诡秘地围着小女孩很暧昧地转来转去,就不是李白的原意了”。

[学者反驳] 唐诗中的床并非专指胡床

马未都抛出其独特的观点后,引起了学界的一片质疑。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扬之水,昨日撰文作出反驳。扬之水认为,新解李白《静夜思》所谓“床前明月光”之“床”是胡床,这一观点是不对的。唐代是低型家具与高型家具并行,也是跪坐、盘腿坐与垂足坐并行的时代,唐代家具中最为特殊的就是“床”,当时床的概念很宽泛:“凡上有面板、 下有足撑,不论置物、坐人,或用来睡卧,当时都称作床,比如茶床,食床,禅床等。然而如此含义众多的‘床’中,却不包括胡床。”也就是说唐人诗中的“床”字并非专指“胡床”。扬之水介绍说,胡床在隋代有交床之名,不过“胡床”的名称是沿用下来的,只是宋代的时候随着高坐具的兴起和发达,胡床也由马扎演化为折叠椅, 被称之为交椅。至于唐代室内可否得见月光,扬之水举例说,敦煌莫高窟第148窟东壁的一幅壁画上,描绘了厅堂房舍,或前楹开敞,或三面高悬半卷与低垂的帘幕,房舍中设床,床侧或置屏风,证明可以设定为《静夜思》的场景。

[首次回应] 真实的文物才是铁证如山

面对学界的质疑,马未都昨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每个人都有质疑的权利,毕竟是历史,我们谁都不生活在唐朝。抛出这个观点前,我就知道会有反对意见。”马未都称,他已经看过扬之水的质疑文章,也收集了一些反驳的意见。“但是我还是要说,有些批驳对我是没有力量的,至今还没有看见有充分证据的反驳,包括扬之水的文章,他拿不出有力的证据。 李白是个非常聪明的诗人,诗中虽然只有20个字,他的语境是非常清楚的。如果诗中写的是睡觉的床,那举头和低头就很不雅,床上是不可以举头和低头的,我们顶多探个头看看床底下,他不可能低头。”马未都表示,他本希望等到外界的观点都充分明确了,再解释自己的观点。他认为,真理只有越辩越清晰,但研究历史根本不能只依赖文献,“我觉得探究历史真相要依靠文物,真实的文物才是铁证如山,真正的文化是不用噱头也能吸引人的。”


个人网上空间;存放相册,游记,音乐和有声读物等收藏。有时候兴致来了,唱几首歌,码几段字,也一并收录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