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晚年戏作咏狗诗

开卷有益 | 2010-05-03

鸡年将要过去,狗年即将来到。在这个时候,我的脑海里突然闪出一个苏东坡来,因为他在晚年戏作过一首咏狗诗。

苏东坡(1037—1101),宇子瞻,号东坡,四川眉山人。他自幼勤奋学习,学识渊博,诗文并茂,二十岁时就中了进士,成了全国第一流的学者。可是,他仕途坎坷,多灾多难,大起大落,晚年被贬官谪居惠州,流放海南,先后达六年之久。元符三年(公元1100年),哲宗(赵煦)去世(年仅二十四岁),徽宗(赵佶)继位,新太后(神宗皇后)摄政,苏东坡时来运转,因为这位神宗皇后看重苏东坡的文才,欲重新起用而召他回去。这一年,苏东坡已经六十三岁。当他得悉迁徙合浦的消息之后,十分高兴。狗通人性,他的一条爱犬“乌嘴”也因此高兴异常,表演各种引人发笑甚至令人惊奇的动作,逗得苏东坡诗兴大发,戏作了一首咏狗诗。苏东坡是宋代著名的文学家,多才多艺,他一生中写过许多诗,在保存下来的二千七百多首诗中,就有他晚年戏作的这首咏狗诗。

苏东坡的这首咏狗诗似乎没有题目,只有这么一个诗序:“余来儋耳,得吠狗,曰乌嘴,甚猛而驯,随予迁合浦,过澄迈,泅而济,路人皆惊,戏为作此诗。”由于没有诗题,《苏轼诗集》的编者就以序代题,所以这个诗题很长。以笔者愚见,如果将这首诗题为《戏咏“乌嘴”》,将长长的诗题还原为诗序,或许会更好些。这个诗序,是用文言写的,为了通俗起见,笔者将它翻译成现时通用的白话文:“我来儋耳(今海南儋州),得到一条会吼叫的狗,名叫‘乌嘴’,它非常勇猛而又驯良,跟随我迁徙合浦(今广西合浦),过澄迈(今海南澄迈县)时,从河中泅渡到达彼岸,路人见了都感到惊奇,我因此戏作了这首诗。”顺便说一下,“合浦”与上虞有缘。东汉时,上虞乡贤孟尝曾任合浦太守,他清正廉洁,为民造福,政绩卓著,深受民众爱戴,其主要政绩浓缩在“合浦珠还”这一成语之中。

苏东坡戏作的这首咏狗诗,共有二十句,全文如下:“乌喙本海獒,幸我为之主。食馀已瓠肥,终不忧鼎俎。昼驯识宾客,夜悍为门户。知我当北还,掉尾喜欲舞。跳踉趁童仆,吐舌喘汗雨。长桥不肯蹑,径渡清深浦。拍浮似鹅鸭,登岸剧虓虎。盗肉亦小疵,鞭箠当贳汝。再拜谢厚恩,天不遣言语。何当寄家书,黄耳定乃祖。”这首诗写得十分生动有趣,为了通俗起见,笔者也将它翻译成白话文:“‘乌嘴’你本是海南的一条大狗,有幸我成为你的主。你吃饱喝足已经十分肥壮,终于不必担忧被烹煮吃食。白天你驯良地迎送相识的宾客,夜间勇敢地守卫门户。知道我正处于北还之中,你摇动尾巴欢喜得欲翩翩起舞。乘机跳跃与童仆嬉戏,弄得吐舌喘气汗如雨。你过河不肯走长桥,径直从又清又深的河中泅渡。拍浮水面如同鹅鸭,登岸时表演得像只吼叫的老虎。盗肉是你的一个小缺点,不加鞭打将你赦免是我大度。你一再拜谢我的厚恩,只是天生不会话语。我多么想给你寄封家书但不知寄给谁较为适当,黄耳朵的狗想必是你祖先。”懂事而又顽皮的“乌嘴”(因嘴黑而得名)遇到这么一个心地善良、喜爱动物、快乐得像个孩子般的主人,算是“福星高照”。苏东坡对它关怀备至,给它吃饱喝足,养得十分肥壮,保护它免除烹煮之祸,对它的恪尽职守加以表扬,对它的缺点宽怀大度,对它因主人北返而显得异常高兴的行为加以称赞,亲切地与它说话,为它戏作了这么一首使它流传千古的名诗,真是令狗称羡,令人欢欣之举!

苏东坡当时迁徙合浦并非长住,而是路过。他于建中靖国元年(公元1101年)北返,六月十五日由靖江上溯运河,向常州进发。饱经磨难的苏东坡到了常州居地以后,因病卧床不起,七月十五日病情急剧恶化,七月二十八日与世长逝,享年六十四岁。一代文豪仙逝,他那情感真挚、文采动人的诗篇长留人间。在狗年即将到来之际,重温苏东坡晚年戏作的咏狗诗,领略他那善良乐观、天真活泼的个性及其诗文的丰采,也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个人网上空间;存放相册,游记,音乐和有声读物等收藏。有时候兴致来了,唱几首歌,码几段字,也一并收录于此。